<rp id="z7v52"></rp>

  • <rt id="z7v52"></rt>

      過程證據的理解與運用

      發布日期:2021-03-17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字號:[ ]

        作為一種記錄特定訴訟行為過程事實的證據,過程證據可以證明實物證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印證各類言詞證據和實物證據的證明力,并對量刑事實和程序性事實具有直接的證明作用,在我國刑事司法實踐中得到了較為廣泛的運用。

        根據調查職務犯罪案件應與刑事審判關于證據的要求和標準相一致的規定,監察機關在調查職務犯罪過程中,要遵循監察法、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確立的證據規則,監察調查人員在收集、固定證據時,也會形成過程證據。特別是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進一步明確了與監察調查工作有關的證據使用規則,健全了審判程序與監察調查的銜接機制,使監察調查工作中過程證據的內容更加豐富、要求更加具體、作用更加突出。

        下面,筆者重點結合《解釋》有關規定,對監察調查活動中過程證據的形式作簡要介紹,以期引起監察機關工作人員對該類證據的重視,充分發揮過程證據在監察調查中的作用。

        一是筆錄證據。監察調查人員在運用勘驗檢查、搜查、扣押等調查措施時,應當按規定制作勘驗筆錄、檢查筆錄、搜查筆錄、證據提取筆錄和查封扣押清單等筆錄證據,用于記錄調查行為的過程以及所獲取的證據情況,有助于證明調查行為的合法性、實物證據的真實性和同一性,因而具有過程證據的屬性。《解釋》對監察調查措施的運用規則進行了明確和細化,增強了實務操作性,也擴大了過程證據的范圍,重點條款有:(1)第八十二條、第八十六條規定,在勘驗、檢查、搜查過程中提取、扣押的物證、書證,需要附筆錄或者清單以證明物證、書證來源,并符合形式要件要求;(2)第一百零四條、一百零五條規定,辨認筆錄應當著重審查辨認的過程、方法,辨認筆錄的制作要符合有關規定;(3)第一百一十二條規定,收集、提取電子數據的方法要符合相關技術標準,要附有筆錄、清單,并符合形式要件要求。實踐中,要嚴格按照監察法和《解釋》規定的程序規則開展取證工作,確保調查措施的合法性和文書的規范性。

        二是情況說明材料。主要是指監察機關為證明量刑事實是否存在,或者為了證明調查行為的合法性所提交的情況說明。具體而言,證明特定量刑事實的情況說明及證據材料,是指監察機關出具的到案經過、抓獲經過等材料,具體包括被調查人如何到案,調查部門接觸被調查人之前是否掌握其犯罪線索、掌握何種犯罪線索,被調查人是否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供述何種犯罪事實,被調查人是否有自動投案、檢舉揭發等從寬處罰情形的說明以及相關證據材料;證明調查行為合法性的情況說明,是指根據《解釋》第一百三十五條的規定,法庭在對證據收集的合法性進行調查過程中,調查人員應公訴人要求就一些有爭議的調查取證活動的合法性作出的情況說明。實踐中需要注意的是,有的調查人員對該形式的過程證據未給予足夠重視,出具的情況說明內容表述不全面不準確,程序不嚴謹、形式不規范;還有的調查人員對情況說明效力的認識不全面,將情況說明單獨作為證明取證過程合法的根據“一出了之”,忽視了對佐證材料的收集與移送。

        三是錄音錄像資料。監察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明確要求監察機關進行有關取證活動應當全程錄音錄像并留存備查,相較于刑事訴訟法更為完善,其所證明的主要是調查人員進行訊問以及搜查、查封、扣押等重要取證工作的過程事實,因而具有過程證據的性質。根據《解釋》第一百三十五條,法庭可以通過“有針對性地播放訊問錄音錄像”的方式對取證活動合法性進行調查,因此,監察機關制作的錄音錄像資料,在被告方對取證過程的合法性提出質疑時,可被作為證據材料出示,以便對有爭議的調查取證行為的合法性加以調查核實。實踐中,要確保錄音錄像工作的全程性、完整性,注意錄音錄像與訊問、詢問筆錄的一致性,注意錄音錄像與勘驗筆錄、檢查筆錄、搜查筆錄、證據提取筆錄和查封扣押清單的一致性,充分發揮錄音錄像證明取證工作合法性的作用。

        四是調查人員證言。《解釋》明確和細化了監察調查人員參加庭前會議、出庭說明情況的情形和要求,根據規定,調查人員在三種法定情形下有可能被司法機關通知提供證言:(1)第一百三十條規定,在庭前會議中,人民檢察院可以通知調查人員參加庭前會議,就證據收集的合法性說明情況;(2)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百三十六條規定,法庭決定對證據收集的合法性進行調查的,由法庭通知調查人員出庭,說明證據收集過程;(3)第二百四十九條規定,經控辯雙方申請,人民法院認為有必要的,應當通知調查人員出庭對偵破經過、證據來源、證據真實性或者合法性進行說明。調查人員在上述三種情況下出具的證言,對調查取證的過程事實發揮了證明作用,因而也具有過程證據的屬性。

        當然,在我國刑事司法和監察執法實踐中,過程證據還有很多表現形式,只要某項證據能夠對調查取證的過程事實發揮證明作用,就可將之視為過程證據。比如,監察機關在對被調查人采取留置措施時進行的身體檢查記錄,留置期間保障被調查人飲食、休息、安全以及向其提供必要醫療服務的記錄,合理安排訊問時間和時長的工作日志等,都具有過程證據的屬性。監察機關要加強對刑事證據的屬性、種類、特點以及證據規則的研究,進一步增強證據意識、法治意識和程序意識,通過不斷提升收集、固定、審查和運用證據的能力,推動審查調查工作高質量發展。(宋冀峰 作者單位:中國政法大學)



      伊人精品影院一本到综合,国产日韩欧美亚欧在线,天天看片高清影视在线观看,国内老熟妇毛茸茸露脸 网站地图